现代职业教育杂志社 > 论文中心 >

聋人汉语体标记习得及教学实践研究综述

2020-09-13  |  作者:现代职业教育杂志  |  栏目:论文中心

  [摘       要]  在日常教学中发现功能性词素习得困难是聋人书面语习得的困难之一,其中动词相关类功能性词素习得困难是聋生普遍存在的问题。分别对汉语本体方面的三个动词后缀“着”“了”“过”,汉语体标记“了”“着”“过”的二语习得以及手语体标记方面的研究成果进行阐述和分析,为后续的研究提供理论基础和启发性的认识。
  [关   键   词]  汉语体标记;手语体标记;二语习得
  [中图分类号]  G760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  2096-0603(2020)03-0068-02
   书面语能力的高低对聋人的生活质量、学业成绩、受教育程度以及社会化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影响。所以书面语教学一直都是聋人语言教育的重要内容,但同时也是聋人学习的一大难题。在针对高职聋生的日常教学中,本人发现功能性词素习得困难是高职聋生书面语习得的主要问题之一,其中动词相关类功能性词素习得困难更是聋人学生普遍存在的问题,比如,聋生写出“墙上挂(着)一个摆钟”“坐(了)两三个小时”“我去(过)西湖好几次”等这样的句子,遗漏了句中“着”“了”“过”等体标记,属于不符合汉语语法使用规范的偏误句。针对第二语言的学习,Cook(1992)认为学习者的母语始终会影响第二语言的学习。由此得知,聋人学习作为第二语言的汉语书面语势必受到其母语手语的影响。然而目前国内外大部分研究都是针对母语是外语的第二语言体标记习得研究,很少有文章提及聋生的二语迁移,同时也缺乏有效的针对聋人汉语书面语教育的教学方法。本文主要从汉语本体、二语习得、手语体标记等方面进行梳理和综述。
   一、汉语本体方面的研究
   汉语中存在一个特殊功能语类体,体与动词连用,可以实现一系列丰富而稳定的体标记。汉语的体标记系统通常由“着”“了”“过”这三个动词后缀构成,这三个动词后缀分别表示一个完整动作的不同发展阶段:“了”表示动作的刚刚完成,是从无到有的阶段,称为“实现体”;“着”表示动作的持续,目前仍在继续进行阶段,称为“持续体”;“过”则表示动作行为的过去式,是动作的完结,称为“终结体”。目前对“着”的争论主要集中在“着”是否表示“状态持续”与“动作进行”,首先“着”是表示状态的持续,作为“持续体”的标记表示“状态持续”是肯定的,状态的持续是对“情状”的描述,具有描写性[1-2],然而,“情状”的描述又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静态的持续,如躺着;另一种是动态的持续,如奔跑着。静态的持续蕴含没有动作,动态的持续蕴含动作的进行持續。然而“着”也表示“动作进行”受到很多学者的质疑,如刘勋宁[3]、陆俭明[4]、钱乃荣[5]等人都认为“动作进行”是由句中的“在”“正在”“呢”等表达的,这些“在”“正在”“呢”等又经常与“着”同现,使人觉得“着”也能表达“进行”。由于“着”是否表示“动作进行”仍存在争议,因此在日常的教学中,要首先区分好“着”的持续静态义和持续动态义,使聋生更好地理解和掌握“着”的应用。
   目前“了”的研究成果很多,也受到广大学者的肯定。大多数学者将“了”分为“了1”和“了2”,因为“了”的语法位置不同所表达的含义也不同。“了1”表示已经完成的事情、动作或已经实现的事情、动作,“了2”表示开始或结束以及开始变化等,更偏向于告知听人一种新信息。将“了”分为“了1”和“了2”,具有以下几点好处,首先,细化了“了”的用法,有助于学者在研究“了1”和“了2”时排除相互之间的干扰,如决定“了”自由隐现的因素是什么[6-7],“了”的应用场景是什么,在哪些情形下需要用“了”,而哪些情形下不能出现“了”,通常与“了”连用的词语、句法成分有哪些等。其次,有助于研究与“了”有关的句法结构,一个典型的句法结构是“动作+趋势+了”与“动作+了+趋势”结构就具有很多的异同,同时“去了五天”与“去了五天了”也有较大的区别[8],另外还有“V了”的歧义,“S了”与“V了”的不同等。将“了”分为“了1”和“了2”,可以使人们对“了”的语法使用规则、语用使用规则等形成更清晰明确的概念,这样在聋生的语言教育中也有利于聋生更深刻地理解“了”的使用,有助于降低“了”的使用偏误并提高对“了”的使用率。
   将“了”分为“了1”和“了2”是广大学者所接受和赞成的,而且事实也证明“了”的细化确实给第二语言教学提供了极大的启发与帮助。那么是否可以由此及彼,将“过”也分为“过1”和“过2”呢?因为在“了”和“过”在语法位置上基本是没有差别的,但“过”也分为“过1”和“过2”后是否会加重聋生的学习负担呢?学习负担是否加重主要在于“过1”和“过2”是否容易区分,“过1”和“过2”在语法意义上确实是存在差别的,“过1”表示已经完成,这一点与“了1”较为相似,“过2”表示曾经发生或者完成的动作,更强调在时间上的过去性,“经历体”中标记的“过”其实就指的是“过2”;因此“过1”和“过2”间的区别是较为明显的,因此分为“过1”和“过2”也是十分必要的,“过1”和“过2”的划分有助于学者更深入地研究“过”的分布规律、语法规则、语用规则,也有助于语言教学策略的提高,使聋人学生更好地区分“过1”和“过2”,更好地应用“过”。
   目前大多数的研究都集中在对“了”“着”“过”的单独研究上,然而“了”“着”“过”之间的关系研究也取得了一些研究成果,同样有助于汉语体标记的教学。刘月华(1988)总结了“过1”“过2”和“了1”之间的使用规律[9];房玉清(1992)总结了“了”“着”“过”之间的使用规律[10];李铁根(1999)从时制表达的角度分析了“了”“着”“过”的语义特征和用法[11]。这些研究成果可以使学生很好地理解“了”“着”“过”的相互关系和各自异同,降低出现“了”“着”“过”混淆错用的偏误,提高学生正确使用汉语标记体习得的能力。

相关文章:
  • 1 小学数学教学中提高学生主动性的路径探索
  • 2 浅谈小学数学备课
  • 3 读写结合 以读促写
  • 4 利用国学经典启蒙读物促进小学语文识字教学
  • 5 小学语文阅读教学中读写结合的策略
  • 6 重视教学策略 提高阅读实效
  • 7 小学作文起步教学对策研究
  • 8 以经典素读为载体,提升学生人文积淀
  • 9 浅谈小学语文作文教学
  • 10 小学语文阅读教学中读写结合法的整合实践分析
  • 现代职业教育杂志论文在线投稿
    刊物简介
    期刊目录
    杂志动态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