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职业教育杂志社 > 论文中心 >

人工智能发展中的理性主义和经验主义语言学思想之争及

2020-09-13  |  作者:现代职业教育杂志  |  栏目:论文中心

  [摘       要]  主要探讨人工智能自然语言处理发展过程中理性主义语言学思想和经验主义语言学思想之争及对英语教学的影响,指出在目前的自然语言处理主要基于经验主义语言学思想,并认为以经验主义语言学思想为基础的人工智能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英语教学的方式、方法,从而使英语教学摆脱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并将进一步促进英语教学的发展。
  [关   键   词]  人工智能;理性主义语言学思想;经验主义语言学思想;英语教学
  [中图分类号]  G712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  2096-0603(2020)03-0065-03
   20世纪50年代以来,随着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诞生,自然语言处理成为人工智能研究的热门领域。计算机科学与语言学的结合在这两个学科的发展史上具有重大的意义。受乔姆斯基语言理论的影响,早期自然语言处理中采用的是一种基于规则的方法(rule-based approach),或者叫作符号主义的方法(symbolic approach)。在自然语言处理中,基于规则的理性主义方法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技术对早期的自然语言处理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在20世纪50年代末期到60年代中期,自然语言处理中的经验主义也兴盛起来,注重语言事实的传统重新抬头,学者普遍认为:语言学的研究必须以语言事实作为根据,必须详尽地、大量地占有材料,才有可能在理論上得出比较可靠的结论。自然语言处理中的经验主义方法是一种基于统计的方法(statistic-based approach),这种方法使用概率或随机的方法来研究语言,建立语言的概率模型。这种方法表现出强大的后劲,特别是在语言知识不完全的一些应用领域中,基于统计的方法表现得很出色。它继承了哲学中经验主义的传统,多使用归纳法(induction)而很少使用演绎法(deduction)。这两种语言学思想对人工智能和英语教学都有着重大的影响。
   一、理性主义与经验主义语言学思想
   语言学中的理性主义来源于哲学中的理性主义(rationalism)。在欧洲,这种理性主义源远流长,,到16世纪末至18世纪中期更加成熟,出现了笛卡尔(Rene Descartes,1596—1650)、斯宾诺莎(Benetict de Spinoza,1632—1677)、莱布尼兹(Cottfried Wilhelm Leibniz,1646—1716)等杰出的理性主义哲学家。他们崇尚理性,提倡理性的演绎法。他们都居住在欧洲大陆,因此,理性主义也被称为“大陆理性主义”。
   除了“理性主义”之外,在欧洲还存在“经验主义”(empiricism)哲学。经验主义以培根(Francis Bacon,1561—1626年)、霍布斯(Thomas Hobbes,1588—1679年)、洛克(John Locke,1632—1704年)、休谟(David Hume,1711—1776年)为代表,他们都是英国哲学家,因此,经验主义也被称为“英国经验主义”。培根提出“三表法”,制定了经验归纳法,建立了归纳逻辑体系,对经验自然科学起到理论指导作用。
   哲学的理性主义与经验主义之间的争论,也不可避免地影响到语言学思想及理论的发展。17、18及19世纪的历史比较语言学家更多的以比较、归纳等方法与手段对古代语言或语系进行研究,这些研究明显带有经验主义的色彩。美国的Boas、Sapir and Whorf及Bloomfield等开阔了语言研究的视野,将研究从语言本身扩展至文化、社会及跨文化领域。以马泰休斯(Mathesius)和雅各布森(Jakobson)为代表的布拉格学派在音位研究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果。这些语言学流派更多地运用了经验主义的研究方法,以观察、统计和归纳手段为主。
   哥本哈根学派则坚持理性主义的观点,其代表人物路易斯·叶姆斯列夫(Louis Hjemslev)从哲学和逻辑学的角度阐述语言学的理论性问题,明确提出语言的符号性质,其理论又称为语符学和新索绪尔语言学。美国语言学家悉尼·拉姆发展此理论,创造关系语法理论。早期的维特根斯坦(Wittgenstein)也可以看作是理性主义者。
   二、人工智能发展中的理性主义与经验主义语言学思想之争
   人工智能发展中理性主义与经验主义语言学思想之争可以分为两个层面。一是“形而上”的争论主要是从本体论、伦理学或心智哲学的角度出发;另外一个层面是从方法论层面,即采用经验主义和理性主义的方法去实现人工智能自然语言处理。
   (一)“形而上”之争
   乔姆斯基(1969)相信人工智能完全可以按照规则来描述语言,坚持存在普遍语法,认为人工智能可以掌握规则,从而实现自然语言的处理。乔氏还是把争论上升到认识论和本体论的高度。与乔姆斯基相反的是Searle(1980),他举了著名的“中国房间”的例子,认为计算机缺乏“意图性能”(intentionality也称为意象性),因此人工智能不能理解一种语言中句子的意义。Searle也是从认识论及本体论视角进行探讨的,只不过恰恰与乔姆斯基的观点相反。(2000)乐观地认为人工智能将能通过图灵测试(Turing Test),可以实现完全的自然语言处理。(2005)还是坚持理性主义语言学观点,认为采用自然语言的原逻辑语义学(A Metalogical Theory of Natural Language Semantics)是可以实现自然语言处理的。(2008)提出对人工智能自然语言处理进行进一步的哲学视角下的探讨仍是必要的。

相关文章:
  • 1 浅谈如何构建广西高职院校意识形态工作话语权的路径
  • 2 校企合作协同育人背景下,“443”就业工作模式研究
  • 3 “一带一路”背景下我国西部地区高职院校教科研一体化
  • 4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高校校园文化建设中实施路径探究
  • 5 现代学徒制背景下的高职院校教学质量内部监控体系研究
  • 6 有留守经历高职学生心理健康研究述评
  • 7 供给侧视角下高职专业建设研究与实践
  • 8 企业调研助力人工智能专业建设的启示
  • 9 高职高专院校职业精神进入社区文化路径和价值研究
  • 10 高职数控技术专业OBE理念课程体系开发与建设
  • 现代职业教育杂志论文在线投稿
    刊物简介
    期刊目录
    杂志动态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