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职业教育杂志社 > 论文中心 >

基于DIKW模型的教师数据智慧生成过程与发展路径研究

2022-01-15  |  点击:  |  栏目:论文中心

本文作者:卢凤萍 张骏 发表期数:现代职业教育 2022年1期 本文字数:2555

  [摘           要]  教师数据智慧是教师以信息手段,获取、挖掘并使用数据中的隐藏知识,从而实现教学目标的综合性信息素养。基于层级决策模型(DIKW模型)理论,通过分析可知,教师数据智慧的形成过程可分为“数据获取”“信息分析”“知识转化”“智慧生成”四个阶段。在此基础上,可从实现教学数据有效获取、科学开展教学信息分析、助力教学知识的行为转化、促进教学智慧的全面提升等维度提出促进教师数据智慧发展的具体路径与方法。
  [关    键   词]  DIKW模型;教师;数据智慧
  [中图分类号]  G717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  2096-0603(2022)01-0112-03
   在“互联网+”背景下,职业教育迎来机遇的同时也面临着一系列挑战,其中,师资的发展是关键性问题。数据智慧的养成与提升,是信息时代卓越职教教师培养的重点,对我国职业教育的发展意义重大。尤其是2020年初,线上教育的蓬勃发展,进一步凸显了教师数据智慧的重要性。教师数据智慧的提升并不是特殊时期的“权宜之计”,而是职业教育发展的趋势和必由之路。
   一、研究背景与价值
   智慧是由智力体系、知识体系、方法与技能体系、非智力体系、观念与思想体系、审美与评价体系等多个子系统构成的复杂系统。数据智慧原指“以信息手段,创造、挖掘并转换数据中的隐藏知识,从而实现组织愿景的综合信息素养”,最早由美国学者约翰·吉拉德(John Girard)、迪安娜·克莱因(Deanna Klein)、克莉丝蒂·伯格(Kristi Berg)等人提出。据此,本文认为职业教育教师数据智慧是在教学过程中形成的,贯穿于教学策略制订、教学资源整合、教学活动实施、教学评价与反思的各个环节。是“以信息手段,创造、挖掘并转换职业教育教学数据中的隐藏信息和知识,并转化为科学的教学行为,促进教学效果,,实现教学目标,提升职教思维的综合性信息素养”。
   1989年运筹学、系统思维学专家阿科夫(Ackoff)基于认知论提出了DIKW(Data to Information to Knowledge to Wisdom)层级决策模型,该模型融合了行为主义理论的观点,从认知思维的角度揭示了从数据到信息,再到知识,最终生成智慧的升级发展过程,得到了约翰·吉拉德等数据智慧研究先驱的认可和引用[1]。教师数据智慧是教师以信息手段,获取、挖掘并使用数据中的隐藏知识,从而实现教学目标的综合性信息素养。而教师生成数据智慧的过程,本质上就是数据经过分析处理后,逐步提升为信息和知识,并最终成为头脑中极为个性化的智慧的过程。
   对教师数据智慧生成过程与发展路径研究,其学术价值在于基于“教学胜任力”视阈分析职教教师数据智慧的内涵、外延及特点,构建数据智慧发展模型,完整阐释职教教师数据智慧生成的路径与提升的方法。基于职教国情,完善了数据智慧研究的理论系统,也有利于促进职业教育理论,尤其是课程与教学论、教育教学生态论等的新发展。其应用价值在于有利于掌握目前我国职教教师数据智慧的现状,拟建构的“职教教师数据智慧模型”以及提升策略,可以优化信息化教学生态环境,促进不同类型的“金课”建设,提高教师在教学决策、资源建设、教学实施和教学评价各教学环节中的数据收集、信息分析、知识利用和思维发展能力,提升数据智慧水平,提高教学效果,助力职业教育的发展。
   二、实现教学数据有效获取
   教师数据智慧的提升需以教学数据的获取为基础。结合DIKW模型理论可从数据的类型、获取的方式方法及数据伦理的角度提出教学数据有效获取的具体建议。
   (一)数据类型
   就数据范畴而言,在表现形式上,DIKW模型理论认为数据可以以数字、文字、图形等多种形式呈现,既可以是定量的,又可以是定性的。在内容属性上,从教师个体教学角度,教学数据主要包含学生学情数据、教育环境数据、教学资源数据三个维度。学生学情数据涉及显性和隐性两类,显性数据是可以量化的相关数据,如学生的年龄、性别、生源地构成以及考试的成绩、班级的排名、资格证书的获取率等。隐性数据是难以量化的、以描述性语言加以说明的定性数据,如学生的性格特点、对不同类型教学资源的偏好程度、班级成员分组合作式学习开展的可能性等。教育环境数据包括宏观和微观两个层面,前者与教育的大政方针有关,如国家、省级层面的规定性政策,各级各类教学指导委员会的引导性要求等,与教师个体教学关系更为密切的是学校、院系、学科层面的微观性数据,如总课时的规定、實践与理论课时的分布、专业与课程目标的明确等。学生学情数据、教育环境数据的获取主要为后期教师教学决策的科学制订奠定基础,而教学资源数据则主要为教学实施的有效开展服务,其包括与教学内容相关的文字、图像、符号、视频等。
   (二)数据收集渠道与方法
   在数据收集的渠道与方法方面,教师个体数据收集的力度是有限的,学校应主动作为,为教师数据智慧的生成提供便利。信息化时代,互联网的普及使得数据收集的难度日益降低,学校要搭建数据收集、存贮、交互的平台,并与政府相关部门、协会学会以及兄弟学校等形成数据的共享机制,多渠道、广范围地开展数据收集工作。从教师角度,教师一方面要从心理上克服“数据恐惧”,尤其是在尝试利用数据改善教学决策与教学实施过程的初期,要增强数据使用的自信,提高数据使用的意识;另一方面要从技术上熟练掌握基本的、通行的数据收集手段与方法,如引擎搜索、多媒体运用、基础数据库建设等,从而高效、全面地掌握数据。

相关文章:
  • 1 对高职院校中层干部考核工作的思考
  • 2 基于“互联网+”课程思政的高职经济法教学改革思考
  • 3 浅议如何打造与智能时代匹配的高职教师队伍
  • 4 高职院校中高等数学竞赛的指导
  • 5 化工仪表及自动化课程思政教育问题及对策研究
  • 6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 7 分层教学在高职数学教学中的应用探究
  • 8 高职声乐课“教、学、做合一”教学方法探索研究
  • 9 建立医疗设备应用技术专业课程设置与从业能力相关性模
  • 10 基于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下的医学生人文素质教育研究
  • 现代职业教育杂志论文在线投稿
    刊物简介
      现代职业教育
    • CN :14-1381/G4
    • ISSN:2096-0603
    • 邮发代号:22-382
    • 邮箱投稿:xdzyjy@163.com

    • 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收录
    • 中国知网、万方数据—数字化期刊群
    • 龙源期刊网、维普数据库全文收录。
    期刊目录
    杂志动态
    最近更新